而坐落在八廓南街的这座院落

2021-07-04 17:53

在所有这些“碎片”中,现在名头最响的当然是玛吉阿米了。因为仓央嘉措,因为活佛,因为情诗,因为地处八廓转经道上,种种元素,尤其符合外人想象当中的“应该的西藏”,加上经营者营销有道,玛吉阿米早已是蜚声在外的西藏餐饮旅游品牌,无需在此赘言。

“现在生意一般,但会因为‘邦达仓’名声的传播,将来肯定不得了!”

顺着八廓街,从玛吉阿米西南面第一条向南的小巷,进去不到50米,就是邦达仓大院。

邦达·杨培把“邦达仓”经营得风生水起的同时,他的两个弟弟也有着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生:大弟弟邦达·绕嘎推崇“三民主义”,立志政治改革。他与十三世达赖圆寂后失势的土登贡培、近代西藏最具才华又颇富争议的大学者更敦群培一起,在印度噶伦堡组织成立“西藏革命党”;二弟邦达·多吉盘踞于芒康老家一带,成为芒康十八土司之首,又借助大哥邦达·杨培和土登贡培的关系,当过“察雅如本”等地方武装力量之职。土登贡培失势后,因反对藏政府失败,东渡金沙江,逃到巴塘,投靠当地国民党驻军刘光辉部,成为骑兵大队大队长。辗转十年后,曾到南京、重庆等地,担任国民党蒙藏委员会委员。解放后还曾到北京参加国庆大典……

据悉,包括邦达仓大院等在内的现存56处拉萨古建大院,主要分布在八廓街周边1.3平方公里的核心街区,建筑于公元7世纪到20世纪50年代,分为贵族府邸、活佛私宅、寺庙僧舍、官员驻锡办公地和商户民居5种类型。

邦达仓、桑珠颇章大院、玛吉阿米、仓姑寺、廓尔喀饭店……就像一个个历史的碎片,依偎在绕赛社区深街窄巷的怀抱中,珍藏在老拉萨的记忆中。

被称为“西藏红顶商人”的“邦达仓”早已随历史的风云销声匿迹,而坐落在八廓南街的这座院落,却在旅游经济和保护古城院落的新时代里,正焕发着新的生机。

怎么去:以布达拉宫广场为起点,步行为主,向东沿着宇拓路前行到大昭寺广场。绕赛社区居委会即在八廓转经道的东南角。8路和17路公交车经江苏路,可抵达。

绕赛社区居委会地处八廓南街,属八廓街道办事处。辖区内除了玛吉阿米、邦达仓、仓姑寺等古建筑(景点)外,深街小巷和大院小房组成的民居住所富有浓厚藏文化历史气息和原汁原味的藏族社区生活味道,是了解和品味老拉萨的绝好去处。

穿着胸前印有“邦达仓大院” 红色短袖的客栈安保人员兼翻译单增格列与我们攀谈了起来。

曾经的汗王府邸、贵族宅院和政府办公地,如今被定位为历史文物景点,任人参观和品味,这是时代的进步。

大门朝东,门面上崭新的“邦达仓古建大院”牌匾显然是拉萨市古城保护工程“所赐”。进得大门,宽敞的院落里摆满了带凉棚的餐桌椅——这里已经是一处旅游客栈了。几拨游客或喝茶聊天,或上网晒太阳,一幅悠然自得样。只有向南的主楼上宽大的窗格,让人依稀想起了在昌都地区芒康县帮达乡“邦达仓”老宅那座家庙(经堂)六角形气派的窗格。

《拉萨河纪行》采访组记者 米玛 马晓燕 阿孜古丽 沈安永 陈敬 向代文

在陪同我们的贵桑老人和居委会其他人的印象中,这里是当年八廓街道办事处的办公场所和卫生院。“人来人往,非常热闹!”

据拉萨市文化局文物管理科科长劲永春介绍,八廓街能够从全国200多个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成为“全国十大历史文化名街”,除大昭寺、八廓转经道之外,独具传统建筑特征的56座古建大院同样为老城区注入了太多的历史和文化内涵。鉴于此,56处古建大院保护工作已经列入了“十二五”项目。三年内,将逐步进行勘察设计、维修保护和开发利用。

我们《拉萨河纪行》采访组把采访重点放在了邦达仓、桑珠颇章大院、热巴大院等几处虽没有缥缈的轶闻传说,却有真实历史人物足迹的古城大院。

在我们采访的当天,这里成为拉萨市老城区保护工程的总指挥部。保护工程结束后,将作为一处旅游景点,对外开放。

建造一座现代化城市,也许只需要几十年的时间,而一座古城,则需要上千年的历史积淀。镶嵌在八廓街周边的这些古建大院,就是感悟拉萨历史,品味拉萨风情的绝佳去处。

他说:“因为这里院子很大,是前些年附近居民晒太阳、闲聊的好地方。”

穿过拉萨城的阳光,穿过拉萨城最具魅力的老城街巷,来到“绕赛”这处意为“阳光明亮的窗户”的地方,了解和感悟这里鲜为人知的历史记忆。

看什么:玛吉阿米、邦达仓大院、桑珠颇章大院、仓姑寺(拉萨城内唯一的尼姑寺庙)、独具藏族建筑文化特色的街巷。

从邦达仓大院出来,继续顺着八廓街向西一百多米,再折向南,一条小巷中就是我们此行的第二目的地——桑珠颇章大院。坐北朝南,气势不凡。它的第一任主人是曾建立统治西藏80年之久的蒙古和硕特部汗王政权的固始汗,后来为七世达赖的父亲索朗达吉拥有。

“拥有天空,拥有大地”的“邦达仓”是从昌都地区芒康县帮达乡一座靠近214国道的普普通通村庄里走出来的。借着“茶马古道”的兴盛和康巴人血管里流淌的经商因子,从马帮帮头做起,经过四朗巴金兄弟、邦达·恩江、邦达·杨培三代人的努力,把“邦达仓”建成了西藏最大的商号。尤其邦达·杨培时期,凭着与十三世达赖和他身边的侍从土登贡培的关系,成为西藏地方政府驻印度商务代理人。现在的“邦达仓”大院正是他从当时藏军司令擦绒手中买来的。

从江苏路拉萨晚报社旁边一条不知名的巷子进去,穿梭在弯弯曲曲的狭窄街巷,由于老城区改造工程正处高峰,巷道更显拥挤,但那一堵堵斑驳的石墙,就如同一张张满是皱纹的脸,饱经风霜,又独具味道。一个个梯形带黑框装饰的窗户,如同一只只充满智慧的眼睛,淡定而从容,看你来我往,看云卷云舒。

“先有八廓街,后有拉萨城”。上了年纪的拉萨人,只把“八廓”这片区域称为“拉萨”。

从热巴院落出来,在西斜太阳的映照下,深街窄巷越发深幽和魅力无穷,而深藏在街巷中的大院和大院中那些远去的历史人物的背影,似乎也越发清晰起来。

在大院附近居住了大半辈子的贵桑老人带着记者参观了院子里的门廊石柱、栏杆的铁花等能够依稀看出当年“阔气”的蛛丝马迹。

贵桑对“邦达仓”历史的来龙去脉不甚了解,但一再向我们重复着那句著名的谚语:“天‘邦达仓’,地‘邦达仓’”——形容当年富甲一方的“邦达仓”拥有天空,拥有大地。

采访组第三处采访点——热巴大院,是从桑珠颇章大院西南方向的小巷中七拐八弯,颇费一番周折后才寻找到的——一扇普普通通的大门进去后,狭小的院落中,普普通通的两层楼房,让人怀疑这是有200余年历史、当时西藏噶厦政府噶伦热巴的官邸。这里已经成为一户人家的私人宅邸,主人对房屋的历史一无所知。

八廓街的东南面,一直到江苏路的一大片区域就是绕赛社区居委会。绕赛社区居委会的西边是鲁固社区居委会,东边是河坝林社区居委会。因为纵横交错,深街窄巷,外人很难分清各居委会之间确切的分界线。陪同我们的绕赛社区居委会第一书记普布也因为刚上任不久,对于自己管辖的“地盘”,还没有完全认清楚呢。